首 页 站点地图 关于我们 English
 
 
公园检索 高级检索>>
2017年4月24日 星期一
新闻报道 | 景区景点 | 旅游线路 | 风光摄影 | 地方专栏 | 招商引资 | 旅游商品 | 结伴同游
法律规章 | 学术园地 | 动物世界 | 植物王国 | 森林文学 | 网上书店 | 人物写真 | 旅游知识
行政许可 | 监督检查 | 生态文化 | 他山之石 | 风光视频 | 行业统计 | 网民论坛 | 网民咨询
 
 
 
 
 
光辉形象
人物纪实
 
您的位置:人物写真首页
 
千岛湖亲历护林员生活 访大山深处守林人
 
发布时间: 2007-4-11 17:07:18点击数: 5183发布人: a16

    中新浙江网4月10日电 回程中,省林业厅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一组数据:目前我省109个国有林场的742个林区中,不通公路、不通电、不通电话的林区数分别有290个、210个和358个,1700多林区职工生活其中。

  这些林场多数是上世纪五十年代为绿化荒山而创办的,大都地处水系源头、高山远山,在保护自然生态环境和物种资源、调节气候、涵养水源、防止水土流失等方面都做出了重大贡献。

  车窗外,大片大片的苍翠掠过。我默默地向老徐和更多我不认识的护林工们致敬。

  仙金山林场是淳安21个国有林场之一,是千岛湖国家森林公园的组成部分。这些林场几十年来一直静静地守护着千岛湖的每一寸土壤、每一滴水分,滋润着每一丝空气。这些年,千岛湖湖水水质始终是Ⅰ类,水质最优,可直接饮用;空气质量每天为优,让生活在城里的人们羡慕不已。优美的生态环境更使得当地的旅游业蒸蒸日上。

  这湖水环绕的大山深处,人均要守护5000亩林地的护林员,他们是以怎样的情结,固守这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的单调寂寞的生活?

  一个月出一趟门

  唯一的伙伴是只猫

  仙金山有两个护林点,58岁的徐兆升守着其中一个,一个人照看5000多亩林地。

  从千岛湖镇到仙金山林场,坐快艇就要1个小时。离林场还有20多分钟路程,手机就没了信号。看到有陌生人来,老徐颇感意外。

  走进厨房,旧菜橱里空空的,一摸灶头也是凉的。“我一天就烧一顿饭,早上起床后烧好,中午、晚上把饭菜热一热。”老徐憨厚地笑笑。

  护林点位于山脚下,老屋是上世纪六十年代林场成立时建的。山溪从屋前流过。“一年四季基本上不断水,这水可好了,没杂质,我的热水瓶从来没结过垢。”老徐得意地说。

  老屋前开了几块小菜地,青菜、大蒜、大头菜,看上去又大又鲜嫩。“这可是真正的绿色蔬菜,从来不施化肥、农药。下半年种点萝卜、青菜。”角落的一块菜地里,还种了几株“消炎草”,那是老徐多年的经验积累。“万一脚被钉子什么的戳破了,用消炎草挤点汁水消消炎就好了。”老徐说。

  老徐每个月出一趟门,到最近的安阳乡理个发,买点米、豆腐干等生活用品。新鲜猪肉不敢多买,因为没有冰箱,容易坏。倒是咸肉每次回家带上10多斤,可以放很长时间。

  没事的时候,老徐晚上7点多就上床了,先听听收音机,9点左右睡觉。这里只能收听到中央台和浙江台两个电台,老徐最爱听新闻和天气预报。

  老徐也并不感到特别孤单,他养了一只猫。“如果没这只猫,蔬菜根本种不起来,山上老鼠多,蔬菜种子、竹笋都会被吃掉。”

  山腰有个“手机联系点”

  只因山下没信号

  仙金山林场以松木、杉木为主,另外还有150亩竹林。作为国家生态公益林,没有有关部门审批,禁止一切采伐。每天上午和下午,老徐都要上山护林巡查。偷盗木材大多发生在晚上,偷运工具用的是船只,因此,差不多每隔一天,老徐就要和同事沿湖夜查。

  我们跟老徐一起去山上护林。爬到半山腰,两根毛竹上的毛笔字引起了我们的注意:手机联系点。一问,那是老徐自己写的。“山下手机没信号,要爬到这里才开始有信号,所以我写了这几个字。”

  平时,老徐的手机都是关机的。住的老屋没信号,手机充电也还得到场部去。

  野猪离他仅三米

  偷树人也曾掏出砍柴刀

  深山里,威胁随时会在身边出现。去年一天傍晚,老徐听到旁边有声音,用石头一扔,好家伙!3米远的地方,一大两小3只野猪一下子蹿了出来,往山顶跑去,大

  的野猪足有100多公斤重。

  天一热,山里蛇很多,上山得小心翼翼。

  当然,最头疼的是碰到偷树又蛮不讲理的村民。前年一天,老徐看到两个人在偷伐树木,赶紧上前制止。不料他们掏出砍柴刀,逼上前:“要你管!小心我砍你,把你搞下水去!”

  就在我们走进林场的这几天里,又有4个村民来偷毛竹,被老徐他们发现后,他们两手一摊:“没钱!”不肯赔偿林场损失。

  每次碰到暴力威胁,老徐心里并不慌,他觉得,自己为国家守林场,理直气壮。

  一开始,林场总对老徐的安全不大放心,隔三差五就派人过来看看。大家问他怕不怕,他说:“我是当过兵的,怕啥?!”

  37年种树数万棵

  棵棵都如自己的孩子

  林场里的一棵棵树木,在老徐眼里就好比自己养育的孩子。当年建新安江水库大坝截流蓄水,29万移民迁移,加上大炼钢铁,库区林木被砍伐殆尽,周围变成了荒山。1970年,老徐进入生产建设兵团,开始了艰苦的植树绿化荒山行动。

  “天没亮就起床,天黑后才下山。上山种树还要带锅子、大米,中午在山上烧饭吃。”老徐说,早上吃萝卜条、霉豆腐,中午则是青菜。

  “那时候交通还要不便,出去一趟至少十几个小时,所以,我们到一个岛上植树绿化,都要呆上三五天,然后再换一个地方。一个人一般一天要种几百棵。”当了37年的林场职工,老徐至少种了几万棵树木。

  如今,淳安国有林场近65万亩的山林,森林覆盖率从1963年的26.3%提高到89.5%。淳安县还建成了130万亩的速生丰产林,成了村民重要的经济来源。

  千岛湖林场的另一个重要作用是维护新安江大坝的安全。据浙江林学院调查,新安江开发总公司经营的50万亩林场,蓄水能力要比无林地多2465万立方米,相当于两个多西湖的水量;每年还可减少7.21万吨的土壤流失,如果用8吨大货车装,要运9000多趟!

  最歉疚未对母亲尽孝

  回家兜兜转转要费8小时

  爬到山顶上,有了手机信号,老徐给家里打了个电话。妻子去了菜地,电话是79岁的老母亲接的。

  “妈,你身体好不好啊?玉米有没有下种啊?”说起母亲,老徐充满了内疚。母亲身体一直不好,可自己一年只能回家看望老人家两次。所以,老徐每个月要给家里打两次电话。

  老徐的家在淳安威坪镇五星村,每次回家都要坐船、坐车,路上要费近8个小时。老徐以前一直在离县城比较近的小金山林场,妻子和孙女也在身边。调到仙金山,与世隔绝,家人没法一起呆,老伴也挺理解。可村里的年轻人却说起了风凉话:“这种鬼地方,给我3000元一月也不去!”

  那时候,老徐每个月的收入800元都不到。但老徐知道,林场离不开像他这样的护林员。老徐也理解上面的困难。“光是把电线接过来,没有四五万元办不成。可这里只有我一个人,这样做有点浪费。”

  林场成了“两不靠”

  护林员守着清贫过日子

  仙金山林场场部只有两个人:副场长罗月红和技术员童永棋。

  场部的条件要稍好一些,这里有固定电话,虽然电话线是用了几十年的两根铁丝,也不能上网;有从外面村坑村接进来的电线,晚上可看看电视;一条机耕路弯弯曲曲通向村坑村,再通向外面的公路。

  罗月红说:国家对“三农”的扶持力度很大,几乎村村都通了公路,电网、通信也进行了改造。可林场既享受不到城市的政策,也享受不到农村的政策,成了“两不靠”。

  前段时间,电力部门来检查,要求林场更换已用了几十年、老化严重的电线。“光是更换这些低压线路就要2万元左右,如果要搞变压器架高压线路,得12万元。”罗月红说。

  过去,林场以采伐树木作为收入的主要来源。现在,跟仙金山林场一样,许多林场都改为了国家生态公益林,禁止一切采伐活动。但许多林场仍作为企业管理,靠自收自支,好多林场连年亏损。

  老徐去年刚加过工资,每个月收入有1100元左右。而全省林场职工年人均收入为13399元,其中年收入在1万元以下的占了39.3%。有的林场有些职工年收入仅1000元~3000元。许多职工住房地处高山远山且没有产权,人均面积不到10平方米。作者:张健康、沈国存、王燕平

 
 
  主持人点评  

 
 
  相关文章
千岛湖亲历护林员生活 访大山深处守林人
他仍然活在易门人民心中
王安国,一位特殊的“荣誉村民”
“沙漠”怎样变“绿洲” ———陕西省靖边县采访记
“绿林好汉”马明义
 
主持人:李青松
 
主持人简介:
生态文学作家,1963年生于辽宁彰武,1987年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系。主要作品有报告文学《遥远的虎啸》、《告别伐木时代》、《林区与林区人》等。作品曾多次获奖。
 
联系方式:
lqssss@sina.com